evanstan, stucky
细水长流

© 普兰姆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授翻/芽詹]Roll On-06

前文:ch01   ch02   ch03   ch04   ch05

↑注意阅读第一章前面的简介!↑


小醋坛巴基~1.3w字放送


Chapter 6

 

他伸展开四肢躺在地板上,无精打采。

 

也许最初回到女孩们身边时他还为自己除了唉声叹气就做不了别的而感到窘迫,但事实是消沉不仅仅被Barnes家容许,甚至是受到鼓励的。

 

当Steve进了大楼,面对公众以及参加访谈,或者是不情愿地接受神盾局的训练项目,他是全面积极并自信沉稳的。他说话时用美国队长的声线,开启他的高速思维模式,善用他头脑中被血清强化了的策略性区域,他表现得像一个已经无缝地完全适应于21世纪的人。

 

但在这里,与Rachel和Beck一起,消沉是受到鼓励的,只要Steve的心情就在这一频道上。

 

“别,”Rachel说,就在下午Steve回到家中,刚结束一轮与政客们的会议,再次拒绝Fury对他加入神盾局的劝说,以及一轮与Natasha、Clint进行的严苛的训练,训练中Steve完全无法掌握如何射箭。“你想到别想,呃嗯。现在把那个假笑从你脸上挪走,Steven。这个家里不需要伪装出来的快乐。”

 

他争辩了整整三分钟,他说,“我没事,Rachel,”以及“不用担心我,”但她叹着气,握住了他的手。

 

“如果你感觉不好的话不用伪装,”她小声道,“你可以拥有任何的心情和情绪。在这个家里,我们不需要美国操他妈的队长。在这里你就是Steve Rogers,没有人要求你必须怎么做。”

 

因此他隐去了那个笑容,任凭他坚强的姿态变为颓废和挫败。他任由自己变得脆弱、渺小以及伤感。

 

几个小时后,即使吃过肉丸汤并且看了卓别林,Steve仍旧允许自己带着那些阴郁。

 

“猜猜我今天学到了什么,”他以仰在地板上的姿势问,整个人舒展开躺在Beck脚边。

 

Beck伸出脚,架在他的肋骨上,轻踩着,伴随身体微微晃动。“和历史有关的?”她猜了一句,注意力仍在电视上。时间过了凌晨三点,Rachel已经入睡。

 

Beck说她过了75岁之后每天就难连续睡超过四个小时,而Steve则是不喜欢在21世纪入睡的感觉。他们现在有隔音墙,这使得整个城市死一般寂静,使布鲁克林静得不自然。

 

即使是战争年代,他也能听见Bucky的呼吸声,近在身边。

 

再加上他会做梦,真实又痛苦的梦,他任Bucky坠落,还有些虚假的,他成功救了Bucky或是随他一道离去,醒过来总是更加痛苦。到了清晨,仿佛经历Bucky又一次离世,而Steve又依旧活在这世上。

 

Rachel和Beck的年龄太大,因此睡眠时间不稳定。通常的情况是,当Steve深夜不愿陷入睡眠时她们中有一个醒着。

 

今晚,Beck特意找出了一部关于内战的纪录片。Steve一直在补习错过的历史,但Beck更倾向于19世纪的,她当作放松。有时候听到那些他有知识储备的内容很好,一场与他经历的战争毫无关联的战争,发生在这个世界还没有被炸弹和超能力充斥的时代。

 

“你今天学到了什么,Steve-o?”Beck问,更用力地推了推他的肋骨。

 

“我知道他们建了一堵墙,穿过柏林,之后又拆毁了它,”他说。Natasha和他说起苏维埃历史就像一般人喜欢说鬼故事那样,调暗光线,降低声音,一字一句增强悬念。

 

他们有提到过给他进行历史补习,由神盾局提供的历史补习,而Beck对这个主意全无好感。她对所有政府机构的信任度和对她那只没用的老胳膊差不多,她要求他把听过的内容都与她交流一遍。她也提供书籍给他,并坚持他从《美国人民史》一书开始。

 

“是的,”Beck回道。“柏林墙。建成,又被拆毁。还有别的吗?”

 

“说约翰肯尼迪是天主教徒。”

 

“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发誓告诉过你。”

 

“我确定没有,”Steve说,手包裹在她的脚踝。她的袜子很厚,Steve几乎感受不到她瘦弱的骨骼。“这确实令我感到震惊。一个天主教徒的总统。你能想象吗?”

 

Beck哼了一声。“当然,我可是经历了这一段。”

 

“别炫耀,Rebecca,”他说,轻轻地去挠她的脚心。

 

她踢开了,大笑起来。

 

“但他被枪击了,”Steve补充。

 

“是的。”

 

“今天,我还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了解James Buchanan Barnes,”Steve喃喃道。

 

Beck停下摇晃。她终于将视线从电视上移开,里头正讨论着冷港战役,Grant将军一波又一波地将士兵送上防线,短时间内就丧去7000多条人命。但联邦仍将其称为一次胜利。

 

“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真正了解Steve Grant Rogers,”Beck说。

 

Steve叹了一声,又继续盯着屋顶出神。

 

“鹰眼,”他说着又捉住她的脚踝,“Clint,他今天和我一起训练,他可能是个粉丝,我猜?美国队长的粉丝。”

 

Beck应和地咕哝一声。

 

“我猜他是看着漫画书长大的,还有他祖父说的那些与咆哮突击队一起在法国某个营地里的事。也许是真的,也许胡诌。谁知道呢。”

 

“所有从欧洲回来的人都能说上一两个咆哮突击队的故事。据我所知,只有不到两成是真的。”

 

Steve又叹了一声,尽量不去想象Beck从某个挣扎着回到家乡的退役军人那里听说什么滑稽的美国队长的故事。

 

“我要说的重点是,”Steve继续道,“Clint是粉丝。然后他就开始讨论他最喜爱的角色。那个角色是Buck。当然会是Buck,一个好斗的,该死的喜剧性调剂角色。一个狙击手。”

 

“他确实很擅长用枪,不是吗?”

 

“是的。但那是Clint口中的Bucky。那个角色,他口中的‘我最喜爱的角色’。”

 

“这个世界上没人真正了解James Buchanan Barnes,”Beck轻语。她声音里有迷惘,像是还在为此忧愁。似乎她也像Steve一样活在内疚中。

 

“如果说那只是个漫画书角色的话倒没什么,”Steve说。“但角色的故事和真实的故事已经缠在了一起。我是说,听到Clint讨论他当然很棒,你懂吗?只有你我和Rachel,我们几个会讨论他,而不将他当作一个与世长辞的英雄。因此我没有打断Clint,而是鼓励他继续说,而他最终和我说了关于我与Bucky如何相遇的故事。”

 

“我根本不记得你和Bucky是如何相遇的。”

 

“well,Rebecca,你不在场。因为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

 

Beck笑起来。“别炫耀。”

 

Steve笑了会儿,闭上了双眼。

 

“Clint以为你是怎样认识我哥哥的?”

 

“我猜最主流的说法是Bucky发现我被几个男孩堵在小巷子里胖揍,于是吓跑了那些人,救下了我。”

 

“well,”Beck说。“那确实上演过成百上千次。”

 

“没错,”Steve说,而记忆是令人刺痛的。比起被一枪击中的疼痛还要鲜明,即使他有超级士兵的治愈能力也摆脱不了这样的心伤。“但那不是我们相遇的故事。”

 

“快点告诉我,还在磨蹭什么?”

 

“确实有这样一个小巷子,有几个难缠的家伙,但是仅有一次我不是被揍得发晕的那个。”Steve说道。“是Bucky。”

 

“真的?”

 

“是的,几个意大利的小鬼。或者是俄国的。记不清了。但是他们这样称呼他……就是,你记得他们曾这样称呼他。他们也这样称呼你的,少数几次。”

 

“什么,”Beck的语调平静。“犹太佬?死爱尔兰人?”

 

“Rebecca,”Steve抱怨一声。花了她一会儿功夫再躺进椅子里。“第一次是我救了他。我一手拿着根木桩,一手拿着个破酒瓶冲进了巷子,那时候我们还小,所以他们块头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很快赶跑了他们。”

 

“懦夫们。”

 

“那之后我整个人快跌到地上,心悸还是什么的。Bucky把我拖起来,带回家里,所以历史也没那么瞎扯。他确实救了我的命,只是不是从地痞们手里救的。”

 

“那是个精彩的故事。”

 

Steve哼着声表示认同。

 

电视荧幕上,解说员正谈论到Mary Todd Lincoln,读她曾写给丈夫的信,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的故事。如果Mary Todd Lincoln明天就再从墓地里爬出来,奇迹般的在几个世纪的沉睡后醒来,她会允许别人做这样的纪录片吗?她能辨认出历史学家口中的那个自己来吗?会不会觉得他们说的关于她的内容也颇有道理,也许不是所有的,但是她零零碎碎留下的,给这个世界的遗赠是不是也昭示她曾如此真切地活过呢?

 

又或者她会像Steve一样吗,对别人认知里的那个自己完全感到困惑?

 

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刻,Steve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更别说把注意力放在历史将如何铭记他这件事上。

 

“他们全都弄错了,”Steve低声抱怨,视线再次对着天花板。

 

“谁把什么弄错了?”Beck问。

 

“我的一生,Beck。所有人都弄错了。”

 

“是啊。”

 

“Ken Burns有想过为我做一部纪录片吗?” (注:Ken Burns执导过历史纪录片《战争》)

 

Beck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放在腿上的遥控器。她推推眼镜,然后按了键,关掉了正在看的纪录片,回到了主菜单界面。她在操作上不如Rachel熟练,但她最终找到了另一个纪录片,这一部的标题很简单,就叫做《战争》。

 

“你的故事占了整整一集,”她说,拉动菜单,给Steve看每一集的小标题。“你和突击队。在第八集,我印象中。他们的人联系到Rachel。这事一直都会有,搞历史相关的他们总是想知道更多,但Rachel早就不再多说了。有这样一个诉讼案,Rachel和Peggy试图阻止他们擅自在政治议题中使用你的头像,但没有用。他们说你是公共财产。那之后再有人问及美国队长相关的Rach就变得十分不友好。”

 

“嗯。”Steve笑着去想象Peggy与Rachel协作一致为他的荣誉作辩护的模样。“你们还是把我的一些东西捐去了史密森尼博物馆。”

 

“我们没给出任何重要的东西,”Beck说。她的手紧紧握拳架在椅子扶手上,Steve坐起来一些去研究她的神情。但太暗了,看不出什么,眼镜对电视的反光作用藏住了那双眼睛。“我们没有给他们任何东西会,会,会-----”她咽下一声啜泣,然后双手遮住了眼睛。

 

“Rebecca!”Steve赶忙坐起身,脑袋里飞速运转。“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然后放下双手。“都是我的错,所有这些都是我的错,历史之所以把你的一生说成这样。现在你回来了,我不知道那些是对还是错。但是我确实是自私的。”

 

“你不自私。”

 

Beck的笑声像含了沙子。“我当然是自私的。关于你和Bucky的事,我自私了几十年。其实可以说出来帮那些像我们一样挣扎的孩子们的,但我害怕他们把你的故事都搞成一团糟,如果他们知道美国队长对Bucky着迷的话。”

 

Steve轻颤。他还不习惯Beck把这事说出来。还不习惯Beck是知晓这一切的。

 

“你知道,同性恋这样的词是神盾局给我的禁词之一,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说出来,尤其是对媒体。”Steve沉思道。

 

Beck再次大笑出来,这一次声音里有更多愉悦的成分,少了尖锐。

 

“是的,我读到那个的时候也笑了。但是我必须再严肃地板起面孔,因为站在我身边的特工已经傻眼了,好像美国队长失笑是她的责任。如果我用这个词来描述我自己,还不知道她会吓得做出什么来。”

 

Beck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

 

“Rachel考虑过对着摄像头说出来,”Beck在几分钟的沉默后继续说。“对Ken Burns的人说出所有故事。关于你和Bucky。所有的。考虑过把Bucky给你写的信都移交给他们,还有画满他的绘本。那时候情况好很多了。我们已经结婚有段时间,那几年Rachel一直咕哝着帮你出柜的事。我们从1972年就一直为此争执。为了帮助同性利益的运动,你懂吗?如果说美国队长可以是同性恋,那么没有人应该再为自己的性向感到畏惧。至于Ken Burns那里,我们几乎达成一致了。但是最后一秒我退却了。”

 

他尝试去想象,从21世纪醒来时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他与Bucky之间的故事,美国队长的另一部分传奇故事。很难说,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为什么?”他问。

 

Beck耸耸肩。“曾经军队里有这样一条规则,不问不说(Don't Ask Don't Tell)。不允许任何人公开出柜。废除了,去年的时候,但是我害怕他们为此扯下Bucky的每一块勋章,所有荣耀,我没法接受那些。”

 

“哦。”Steve应答。

 

“这很自私,”Beck说,她的声音又一次破碎了。他靠得更近些,脑袋架在她骨节突出的膝盖上。

 

“没关系。我很高兴你是这样的。你可以因为Bucky的事自私,”他坚称。“我就总是这样。”

 

“哦,嘘,”Beck回。手指穿过他的发丝。

 

他们这样待了会儿。电视关了,万籁寂静,Steve也迷迷糊糊有了倦意。

 

“我一直在写一本书。”

 

Steve动了动,咕哝一声,“以为你写了很多书呢。”

 

“这本不太一样,”她说。“是关于你的。我准备修改修改,所有这些年的逃避,与这本书一起。这是一本正式的Steve Rogers与Bucky Barnes传记。”

 

Steve从膝盖上抬起脑袋来,注视着她。

 

“差不多完工了,”她又说。“今年就能发行的,也许。我已经完全准备好给你出柜了,在你起死回生前。”

 

“我可以读一读吗?”

 

“当然。你看我今晚才知道你和我的哥哥是怎样相识的,你可以协助我完成它。你有考虑过写作吗?”

 

Steve眨了个眼,惊讶地发现她问题是认真的。“我连八年级都没有读完。”

 

“呃,”Beck回道。

 

“那不然考虑先读一读它,嗯?”

 

虽然对写作水平没有自信,阅读能力还是没有问题的,但他还是盯着封皮整整三天没有翻开它。

 

End of the line,扉页上写着。

 

Steve深吸入一口气,开始阅读。

 

------------------------------------

 

1939

 

Rachel可以预见的迟到了。

 

只要他们约的地点不是酒吧------这情况虽然比较少见------Steve比起约定的时间晚来三十分钟依旧能被Rachel再迟到十分钟给打败。她如果不是住在酒吧楼上,那么她早晨开店门的时间绝对也会推迟。

 

Steve站在这里整整六分钟,与Bucky以及他的约会对象一起,在餐馆门口,他们会请女孩们吃晚餐以及跳舞。

 

Zelda很美,她有一头金色卷发,和迷蒙魅惑的双眼,与Mae West像极了。(注释:Mae West演员、剧作家,美国众所周知的性感偶像1893-1980)六分钟前他们相互介绍,她在见到Steve之后并没有露出不用为他介绍一位朋友而如释重负态度。她甚至直接询问了他的艺术作品,她的注意力更集中在他的回答里,而不是她身后帅的令人发晕的Bucky。

 

她对于印象派的知识着实丰富。他们见面的三分钟后,她兴致勃勃地谈论起雷诺阿,对Steve谈论近期读过的关于这位艺术家的传记,但是在Bucky身边她有些羞怯,有些不自信。Bucky现在自信非凡,他笑容足够迷人,触摸友善。

 

Steve咽下一声叹息,六分钟已经耗尽了他所有力气。他转过身,这样他不必去看Bucky搭在Zelda肩上的手,他那只没有问题的耳朵对向别处,这样他不用去听Bucky低沉的嗓音和Zelda回应的浅笑声。

 

他们看上去十分登对。听起来也是。Bucky的妈妈会非常激动的。

 

他瞪着街对面,考虑今晚到此为止,但此时Rachel出现了,看起来美极了。

 

她的裙子再一次衬着她的红唇,配上那双鞋子,她的腿长简直有两米。她的步态摇摆,Steve收紧了下巴,深深后悔这一整个决定。Bucky会以为Steve花钱雇来了这样一个约会对象。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她这样的姑娘会愿意与Steve这样的家伙约会,明眼人都会这么觉得。

 

Rachel脸上舒展开一个笑容,像通常那样。走近后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一个吻印在他的脸颊,而这个是绝对不常发生的。

 

“嗨,”Steve道。他退开时笑容僵在脸上。

 

“哦,糟糕,”Rachel说道,靠他比平时靠得更近了。她舔湿了拇指去蹭他的脸颊。“我们连晚餐都还没吃,我就把口红印在你脸上了!”

 

她冲他眨了个眼,满是恶作剧的意味,Steve翻了个白眼,一手架在她肩上把她转了个身开始介绍。他以为Bucky会被Rachel震惊到的,因为她既高挑又迷人,不像通常愿意与Steve约会的那些女孩。

 

相反的,Steve震惊了,因为Bucky脸上一片空白。他的眉毛平稳,嘴唇紧闭着,嘴角没有弯弯向上带着他通常的笑意,也没有像他生气时那样撇下去。他的眼角没有丝毫波澜,什么也没有。

 

“Rachel,”Steve介绍,仍在专心地研究Bucky的表情,绝望地寻找哪怕他的一丝一毫情绪变化。“这是Bucky。”

 

“哦当然。”Rachel伸出一只手。“大名鼎鼎的Bucky。Stevie已经谈了所有关于你的事迹,先生。我是Rachel。很荣幸见到你。”

 

“Stevie,”Bucky跟着她重复了一遍。他的动作僵硬,但起码没有忽略掉Rachel伸出的那只手。“对了,嗨,很高兴见到你,这是Zelda。”

 

Rachel脸上还挂着一脸可疑的笑容,但对上Zelda后那笑意收敛了些许。她毫无掩饰地将Zelda从头到脚打量一番,Steve只得去捏Rachel的手肘以提醒她这不是在Sully的小酒馆。他们真该庆幸现在Rachel没有张嘴叫疼。她与Zelda握了手,盯着Zelda时稍稍出神,Steve在一旁微笑,暗自地,细不可察地笑着,盯着地面。

 

“有人饿了吗?我想我们在外头也等了够久的。”Bucky发话,催促着他们进餐馆里。Steve给了Bucky一个不满地瞪视鉴于他话里对Rachel的小挖苦,但这会儿Bucky忙于盯着地面,他的手还放在Zelda的后背。

 

Rachel在他身边,藏住了一声奸笑。他赶紧拉住她以免被听到。

 

“谁他妈的是Bucky?”Rachel逼问道,与此同时Steve嘘她小声点,“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眨了个眼,恍然间意识到Rachel只知道James这个名字。他已经越来越信任她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但他还是习惯于用James而不是Bucky。

 

“是个小名。你不知道这城里有多少个叫James的小子吗?我们通常叫他Bucky。”

 

“嗯,”Rachel了然道。

 

“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你知道为什么。我是直到上个月才告诉你我的姓氏!”

 

“Steve,这没什么。我喜欢Bucky,这名字不错。我们该进去了,否则他们会发现我们在外头对彼此大吼大叫。”

 

他再次捉住她的手肘,阻止她急冲冲往里走。她低着头对他叹气,穿了高跟鞋后她身高不可思议。

 

“又怎么了?”Rachel问。她煽动几下睫毛,然后露出微笑,没有一点天真无邪。

 

“你到底在做什么?”他再次问道。

 

“我就是去约会我的好朋友Steve和他最好的朋友Bucky以及Bucky那位迷晕众人的朋友Zelda。”

 

“Rachel。”

 

“我什么也不会做好吗。”

 

“你刚刚叫我Stevie。”

 

“嗯,你猜怎么着。我确实叫了。Bucky难道不这么称呼你?像是昵称或者什么的?”

 

他现在后悔和她说过的所有话题。

 

“而且你吻了我的脸颊。”

 

“我每次都亲你的脸颊。”

 

“你没有!到底在这里玩什么把戏,Rach?”

 

Rachel叹气。“我有这样一个理论。”

 

“老天,”Steve感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的理论是,”对他耳语道,“你最好的朋友Bucky像你喜欢他那般也为你着迷,并且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让他嫉妒得发疯。”

 

“不。Rachel!不行!”Steve哀鸣着被Rachel拖进了餐厅,这才回忆起为何过去整整一年都没有介绍他两认识。

 

-----------------------------

 

“你长得真像年轻时的Mae West,”点完单后Rachel说道。Zelda的脸颊微微泛起粉色,她们两滔滔不绝地聊着Mae West直到餐点送上来。

 

Steve好奇Rachel会不会想起上周出现在酒吧里的那个基佬,他介绍时说自己是Mae West。他的头发漂得过浅,但那也就是他们唯一的相似之处了。

 

Rachel说话时手舞足蹈,而Zelda的注意力令她愈发兴奋,因此聊天中她不止一次手招呼到Steve脸上来。

 

能见到Rachel在外头与同龄人接触令人欣慰,见到她愉快地与另一个女孩子交谈。在酒吧里她是管事的,她的话语尖锐,严苛。所有的老主顾都尊敬她,宠爱她,但她对任何事都没太多耐心。在这里,Rachel柔和许多,Steve实在没法不对她微笑。她是如此活泼又有朝气。

 

她们开始讨论文学-----Steve很清楚Rachel并不爱读书,即使Sully不断把小说塞进她手里------Steve瞥向Bucky,后者在点单后就维持长时间沉默。

 

“所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Bucky问道,音量有些高。他在脸上挤出一个笑,但缺少感情。这是母亲为他介绍对象时他会用的笑。笑中夹着痛苦。

 

Bucky的手指尖在桌上毫无章法地敲打,Steve感到头痛,每一下敲打都令他额上青筋突突跳动。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打断对话,Zelda轻瞪了Bucky一眼,但Rachel笑了,挪动座椅靠近Steve,胳膊与他搂在一起。“哦,他吓跑了那些找我麻烦的家伙。”

 

故事的真相恰恰相反,但Rachel从他们认识的那晚就让他领教到她捏造虚假故事的本事,因此他猜接下来到了她施展拳脚的时候了。

 

Steve微笑着摇摇脑袋,觉得自己没必要再贡献什么说辞了。

 

“他挺起胸膛然后冲着流氓小子们大吼‘放开这个好女孩’。”她降低了音调去模仿Steve的声音,这逗得Zelda笑出声来。“你真勇敢,Steve。”

 

“原来如此,”Bucky回道。他没有笑,没有翻白眼,没有叹气,这是煎熬。他没有说一个自己的故事来回馈,即使他兜里有差不多一百个在小巷子里拯救Steve的故事可说。

 

Bucky本该被Rachel震惊到的。他应当被她的美丽与魅力所打动,会一连说上好几天。他应当为她的聪慧感到欣慰,并且会在对方没有朝他们看的时候给Steve竖起一只大拇指,挑挑眉,然后惹得Steve羞红脸。

 

“他是我的英雄,”Rachel补充道,靠在他肩头,煽动睫毛看向他。

 

“停下,”Steve说,还是忍不住大笑。她太可笑了,但她去瞥Bucky再回来对Steve奸笑时更有意思。他真该想个法子停下眼前这一切,但Bucky的手指又开始在桌上敲打,而Steve还没有办法。

 

----------------------------------------------------------

 

“你觉得她像同志吗?”Rachel在舞池中小声询问。他们倚在吧台,啜饮手里的酒精看不远处Bucky与Zelda漫舞。Bucky醉得已经不适合跳舞了,但整体来说还行。总之Zelda看上去心情不错。

 

“不想让你空欢喜一场,孩子。”Steve回答。

 

“你只比我大几岁,Steven,”Rachel怒道。“还轮不到你叫我孩子。”

 

Steve对着啤酒杯闷笑,已经晕得不行了。那都是Bucky的错。在他决定跳舞前一轮又一轮地买酒。

 

“什么叫我空欢喜一场?”Rachel反问。“我们这样的比你想象中的多。她给我那种对的感觉,Steve。非常对的感觉。”

 

“好吧,好吧。”

 

“我对你就有同样的感觉,并且你证实了我的猜测。”

 

Steve轻笑。“那确实是。”

 

“我对Bucky也有这样的感觉,”她说,抬起一只胳膊绕过他的脖子,拉近了两人的脸颊。Steve手按住她肩膀,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你当然有,不是吗?”他问。

 

她咬住嘴唇点头。“他正在看我们这里。我要让他嫉妒得发疯。我们是不是应该吻一会儿?你觉得呢?”

 

“停,”Steve止住她,满脸通红地挣开她的束缚。“不。绝对不行。”

 

“或许他真的很嫉妒,只是掩藏的比较好。他是那种擅于隐藏心事的类型吗?”

 

Steve对她皱眉,意识到对于Rachel而言,Bucky今晚的举动并无异常。在她眼里,在Zelda眼里,Bucky只是礼貌和忙碌。实际他远不及平时那般迷人和健谈,但姑娘们怎么会发现他的微笑有什么不同?她们几乎对他不了解。

 

“他没有嫉妒,”Steve抱怨道,仍盯着Bucky跳舞。他跳的依旧不赖。

 

Bucky确实有些不对劲,但那绝不是嫉妒。

 

“不,我不信。他爱慕你。他看你的眼神里都闪着星星。你看不见吗?什么,你难道瞎了吗?”她坚持,急得直跺脚。

 

“实际上,有那么点,”Steve回复,洋洋得意。“是的。”

 

Rachel仰着头大笑。

 

“我好像得了散光!”Steve说。“周围的世界都变得一片模糊了。”

 

Rachel继续笑,一只手搭在Steve肩上。

 

“停下,”他制止,对她晃了晃手指。“无论你打算做什么,我都不会允许,并且不会喜欢你那么做。”

 

紧接着Bucky摇摇晃晃到了他们身边,完全抛下了他的约会对象,对方正追在他身后,打算跟上他的步子。

 

“现在很晚了,”Bucky抱怨说。“我觉得今晚就这样了,准备回去睡了。明天得早起。”

 

“什么?”Steve问。“不,你不用。”

 

“是的,我用。”

 

“不,你不用。”

 

“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Rogers。我有要紧事要做。”

 

“要紧事?什么样的要紧事?因为你周六会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睡到中午。”

 

“我今天玩得很开心,”Zelda说,在Bucky开口前打断他。Steve惊讶地发现他们事实上在非常拥挤的舞池里,并不是单单四个人。Rachel头摇来晃去地听着他们对话,身体小幅度摆动。“Steve,很高兴认识你。Rachel你答应给我看你设计的服装草图。我等着呢。”

 

Rachel点头,Steve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见到她脸红。

 

“Bucky,你会送我回去吗?”她问。

 

“当然。”

 

“我们和你一起!”Rachel插了一句,匆匆取出了吧台挂钩上的外套。“反正顺路。我们送你吧。”

 

“你知道她住哪儿吗?”Steve小声在她耳边问。她瞪了一眼,催促着Zelda穿上外套,然后走上街头。

 

“你们没必要这么早结束,”跟在她们后面,Bucky开口道。“你们进行的很顺利。”

 

“没事。”

 

“我说认真的,你应该带她去别的什么地方。带她回我们公寓。我明早再回来。”

 

Steve不悦地哼了一声。“不,那是不可能的事。”

 

“Steve,拜托。”

 

“别说了,Bucky。”

 

Bucky叹气。“你应该娶这个女孩,”他抱怨,立起大衣衣领,避免冷风吹进脖子里。最近天气暖和多了,有了春意,但夜晚没那么令人舒适。

 

Zelda和Rachel其实是住在相反的两个方向,但Rachel坚持他们要一起走,先送Zelda再送Rachel。Rachel勾住Zelda的胳膊,走得格外轻快。当她回头给了Steve一个眼神,Steve接受了她的信息,与Bucky跟在后头。

 

Zelda与年迈的叔祖母一起住,在一栋破损失修的大宅里。门廊有四阶,Zelda刚踏上第一阶木头就吱呀呀作响。

 

“很高兴见到你。”Zelda捏着Rachel胳膊。Rachel脸上堆满笑容。“真的,Rachel。我说认真的。在大城市里结交朋友比你想象中的难多了。”

 

“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也是。”

 

“你会读我推荐给你的那本书吗?”

 

“当然。”

 

“很好。”她再捏了一把Rachel的胳膊然后转身。Zelda走到一半才意识到Bucky还在一边晃荡。“再见,Bucky,”她说,微笑地与他挥手道别。

 

Zelda关上门,Rachel踮起脚转了一圈,然后给了Steve那种极为自信的表情。“看到没!”她的眉毛像在这样说。“看到那有多基?”

 

送Rachel回去的路上,Bucky拖着步子在两人身后,似乎在尽量给Steve一些隐私。如果这真是一次约会,Steve会感谢他。而现实是他听着Rachel在他耳边叨了一整路Zelda的话题。

 

他每隔几分钟就会回头确认一眼Bucky在哪儿,他实在难以自控。即使月光明朗,没有云层遮蔽天空,Steve仍无法分辨出他脸上的表情。

 

“你们要进来坐坐喝一杯吗?”她问,反手指着Sully‘s的小酒吧。外头看起来与任何一间破旧的酒吧无异。阵阵鼓点。人群中的噪音刚好传到街头。几个男人站在一边抽烟,但看上去没有不寻常之处。无所事事,享受初春夜晚的一群人。

 

Steve知道进去之后光景会截然不同。

 

“不了,”Steve说着瞪了她一眼。Bucky不能再喝了,而Steve也不知道他突然进一间同性恋酒吧会作何反应。Steve不确定他能否接受,如果Bucky进了Sully‘s之后感到恐惧,恶心,或者厌恶……

 

“你就住在这里吗?”Bucky皱着眉问。

 

“楼上有一间小公寓,”Rachel回答。“只有我和我叔叔住在这里。他是酒吧老板。”

 

“嗬,”Bucky回,双手在胸前交叠。

 

“很高兴见到你,Bucky,”Rachel说。

 

“是的,”Bucky回复,他的声音温和且诚恳。“你也是。希望我还能再见到你。”

 

“哦,你当然会,”她回答。Rachel唐突地将他拉进一个拥抱,Bucky惊得眼珠都瞪出来了,但随着她轻拍背部,他也感到了放松,越过她肩膀去看Steve。“我很高兴见到你。”Rachel放开时又说了一遍。

 

“是的,是的,”Steve赞同道。“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Rachel浅浅一笑,翻了个白眼,然后拍了一把他的肩膀。“回去睡吧,小老太,”她说着朝酒吧的方向去了。“已经过了你的就寝时间!”

 

Steve和Bucky目送她穿过马路。她停在门口和几个男人交谈,Steve认出来Raul和Peter,但这里也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他们。

 

“你应该给她一个更像样的道别,”Bucky说。“送她进门,或者跟她去公寓里。我可以等你出来。”

 

“不需要那样的道别。”

 

“她刚刚是不是叫你小老太?”

 

“是吧?大概?”

 

“我祖母也这么叫我。”

 

“好像是那么回事。”

 

Bucky叹了一声,似乎下一秒就要说Steve无可救药。取而代之的是手搭在他肩头然后说,“现在送你回去,Stevie。”

 

整整走出三条街,Bucky的手仍放在Steve肩上,他们无声地行进。与他的判断力相违背,与他受到的那些教训相违背,就像每次当Bucky与他分享快感再离开时,他就会有所期望。都怪Rachel,被她传染了无端的期望。

 

Bucky今晚并没有吃醋嫉妒,但他确实有些异样。伤心,也许是。听天由命了。Bucky的异样令Steve企盼期待。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知道吗,”他说。“我和Rachel之间。”

 

Bucky放手前,手指捏紧了他的肩膀。他什么也没说。

 

“她只是个朋友,”Steve继续道。“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

 

“是吗?”他看上去很受伤,带了点怒意。“你们认识多久了,一直瞒着我。”

 

“差不多一年,”Steve坦白。

 

“哇哦。”

 

“她真的只是我的朋友。”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pal。”Bucky嗤了一声。

 

“我说认真的!”Steve强调,他抬头对上Bucky,Bucky不愿与他对视,这教人心烦意乱。

 

“那女孩为你着迷成那样,”Bucky说。“你应该明天就去娶她。”

 

“Bucky。”Steve捉住Bucky手腕直到他停下步伐。他转身面向Steve,叹着气,似乎对着一个大麻烦。叹着气好像Steve就是这样一个大麻烦。“我们只是朋友,并且会保持这样的相处方式。”

 

“那真是太蠢了。如果你不更进一步真是蠢透了。”

 

“就算蠢我也认了,那就是不会发生!”

 

Bucky嗤笑一声,跺着脚走远了,走得太快,Steve不得不一路跑着去追赶他。

 

“你能慢点吗!”Steve叫住他,开始气喘连连。

 

Bucky立刻停下来,小声道歉,揉着Steve后背直到他呼吸平稳。他们再次上路。Steve鼓起勇气,企图变得像Rachel那般勇敢。

 

“她在测试一个理论,好吗?”Steve坦诚道。

 

“什么理论?”Bucky问。

 

“那是她的事。但是我保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应当娶了她,Steve,”他说。

 

“我不会见一个朋友就娶一个。”

 

“从没见过你那样的,”Bucky说。“她在你身边时你很自在。很放松。而你在任何别人身边都不自在。”

 

“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感到自在。”

 

Bucky只是咬紧了牙关。

 

“你今晚为什么这么安静,Buck?”

 

“我没事。”

 

“你说谎。”

 

“就是有点累,Steve。没什么特别的。”

 

“不,你整晚几乎没说话。你没有开一个玩笑或者说一个故事,你总是擅长说故事的。送她们回家时你几乎一直无视Zelda,甚至连个合适的道别都没有。还要我继续说下去?”

 

Bucky摇着头,冲过最后一个路口赶回他们的小公寓里,笨拙地摆弄手里的钥匙,这样他就不用看也不用与Steve对话。Steve跟着Bucky身后上楼梯,一阵心灰意冷。

 

他感觉宿醉已经提前来了。头疼欲裂,胃里的啤酒在翻江倒海,也许正弄得他溃疡或者更糟。他已经打算放弃然后回床上休息,然后想到之后回Sully‘s他要怎么向Rachel交代。

 

想到他会告诉对方经历了这么久的时间,离开口说出来只差那么一点,他却又什么行动都没有,令他羞愧得无法再想下去。

 

因此,他拉开门,在身后阖上,上锁,从Rachel那里得到了一丁点勇气。

 

“她试图引起你的嫉妒心。我的意思是,让你吃我的醋。”

 

Bucky蓦然睁大双眼,受到惊吓般,但很快恢复过来,转而变得困惑,多了轻松。“瞎扯。那女人是个怪胎。”

 

“她不是怪胎。虽然她确实很弯。”

 

时间静止了,Buck正蹬鞋子蹬到一半,Steve仍双手插在兜里。

 

虽然Rachel已经和他抱怨了多少个星期-------“你可以和他提到我。和他说任何和我相关的事。带他来喝一杯,不成吗?嘿,而且你可以问他有没有认识的女同。” “他不认识任何女同。” “这可说不准,Steve。我们的群体很庞大。我确信。” ------Steve从没打算告诉Bucky的,尤其是以现在这种方式。

 

“听着,”他说,脱下挂在肩上的外套,只希望双手别闲着。他缓缓将衣服挂起来,故意的,不去看Bucky。“她是我的朋友。她是我在酒吧里最常相处在一起的人。我和她说过很多,关于我和你。关于我们从前的关系。她有这样的一个理论,她觉得你迷恋我,像我迷恋你那样,即使我告诉过她几百次你不是这样的。我们之间的事只是一时的。但她坚持自己的看法,她知道我对你的想法,然后她想让你吃我的醋。所以,简而言之,我们不会结婚。”

 

深呼吸,抬头对上Bucky,他看上去像Steve猜想的那样一脸苍白和惊恐。

 

“Steve。”Bucky缓缓吞咽。Steve盯着他滚动的喉结,不得不再次将视线移开。“我并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很抱歉,我-----就是-----”

 

“没什么,”Steve打断他,他实在没勇气去听接下来的话。他不愿意听到拒绝。他希望能拖到明早,当他们再次讨论这件事时。“下次在舞厅里我会看好她不乱来。如果我们再一起见面的话,她不会再有像今天这样的举动。”

 

Bucky注视他太久,这逐渐令他感到恐慌。

 

“我去睡了,”Steve丢下一句。踢掉鞋子,解开领带,然后倒上了床垫,衣服完好穿在身上。他将毯子拉得遮住脑袋,尝试平复呼吸以及心跳。公寓里一片寂静。Bucky不知何时已经关了灯,Steve一直没听见另一张床有弹簧被挤压的响动。他在Bucky有任何动作前就睡了过去。

 

----------------------------------

 

早晨,Bucky起床时Steve醒了。他动作尽量小心,但门吱呀一声,满脑子都是Bucky的失眠夜以及后背的酸痛,这点动静足以吵醒他。Steve及时睁开眼,捕捉到Bucky溜出房间的背影。

 

比起昨晚畅饮带来的惨痛教训,他更担心Bucky现在会怎么做。在过去那么多月里,他们都没讨论过一个字,所以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变。他们还是Bucky和Steve。那么让Rachel出现在Bucky身边愚蠢决定就会让一切有所转机吗?

 

几分钟后,Bucky回来了。Steve没有指望他再回来,因此来不及继续装睡了。

 

“嘿,”Bucky发现Steve睁着眼时打了一声招呼。“你后背还难受吗?”

 

“还行。”

 

Bucky噘起嘴,皱着眉头,说道,“我煮了咖啡。”

 

“谢谢。”Steve撑着胳膊坐起来。Bucky靠近了,没有将两只杯子中的其中一只放进他手里,而是将它们都放在地板上。他坐在Steve床边,背对他。

 

Steve观察他绷紧的肩背线条,他挺直的背脊一直都令Steve嫉妒不已。Steve握紧了手里的床单又躺回去,以免自己探出手去抚摩他的后背。

 

“Buck?”他低声询问。

 

作为回应,Bucky叹了一声,他也躺下了,伸展开身体,仍旧背对他。Steve应当给他更多空间,应当向墙边挪一挪给Bucky更多空间,但他没有这么做。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Bucky又躺在他的床上,而Steve待在原处没有动弹。

 

“那不是为了你做的。”Bucky喃喃道。

 

“嗯?”

 

“在你妈去世后那段时间我们做的事。你说我为了你做出牺牲,你说因为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好的朋友。还是什么来着?你说你很方便,和你做那些事轻松?”

 

“那都不重要,”Steve轻声说。他将膝盖缩到胸口,身体蜷成一团。

 

Bucky狠狠叹气,这使得不去触碰他变得更难做到。“重要,”他强调。“当然重要,你一直以来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这样,你以为只有你对我的感觉是那种我们应当对女孩儿才有的感觉,因此你独自一人去体验这样的生活而不是和我一起,你去同志酒吧,你去结交同志朋友,而且大概被无数双眼睛盯上过。”

 

Steve探出手,指尖触到Bucky后背,感受到他身体不住颤栗。几乎立刻,Bucky翻过身,面向Steve,在整张床的另一侧。

 

“哇哦,”Steve惊呼,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当Bucky挪动着躺在他枕头上时,Steve尽量保持不动,他总觉得如果他呼吸得太大声或者盯得太凶,Bucky会站起身逃走。

 

Bucky张张嘴,试图组织合适的语言。他又挫败地叹了一声,撩起Steve额前的碎发,然后挪近,直到近得能够亲吻Steve。

 

而后,他亲吻Steve。

 

温柔,且充满试探性,不像他们曾经分享过的那些亲吻。那些热辣又仓促,只为了赶紧将手探向彼此的裤子,或者激烈,惩罚一般地挤压对方的唇瓣,为了不在情事间喘出太多声音来。

 

Bucky的亲吻从容,不紧不慢,像在说他们有大把时间。Steve渐渐从震惊中缓过来,开始回吻他,Bucky在他的吻里放松,一点一点的。他手托在Steve脸颊,他分开的唇里是丝缕的咖啡味,Steve用舌头描摹品尝它们。

 

Bucky的呻吟里都是释然。

 

Steve轻抚Bucky的颈项,拇指搔刮他的喉结,但很快便不满足于此,拉拽着将他带得更近,Bucky紧抿的嘴亲吻Steve唇角,他退开些,叹着气。

 

“你把一切都搞砸了,知道吗?”Bucky小声问。

 

Steve轻哼一声,贴近了掠夺另一个吻。Bucky错得离谱,因为这不叫做把一切搞砸。这是理想和完美。

 

“Steve,”Bucky唤他。

 

“在离开你父母的房子后,我们不该停下来这一切的。那真是蠢透了,Buck。”

 

“我们并没有做过像现在这样的。”

 

“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本可以有更多发展,如果我们没有停下一切的话。你应该听听酒吧里那些人说的。我们有很多可尝试的。我有想法,还有打算。我们本可以尝试更多的,如果离开你父母后我们没有停下那些。”

 

“Steve。”Bucky坐起来一些,蹙着眉。“我们一直居无定所,在破房子里,或者和六个不认识的人住同一个屋。还有在Gilman的阁楼里!那么做我们会被捕。”

 

Bucky又任他亲吻了会儿。“被逮捕,”他在Steve唇边小声抱怨。“被逮捕,Steve。”

 

“Bucky,我们已经在这屋里住了两年!浪费了大把的时间。”

 

“也许。”Bucky说着耸耸肩。“我不确定。我还觉得我们停下来一切是对的。我们不可能那样一辈子,所以趁着年轻停下来,然后去寻找结婚对象。”

 

“哦,”Steve回答,避开他。“那感觉怎么样?”

 

“糟透了,”Bucky说。“我受够了。”

 

“是吗?”

 

“精疲力尽,”Bucky说。他脸埋进Steve发丝里。“我妈不会再让我踏进那个家门除非我找到稳定的,你知道吗?”

 

“哦,Bucky,”Steve说,伸出手托住他脸颊。现在他明显有权利这样做了。

 

‘“不,不,我不想再说这个了。”Bucky转过脸颊去亲吻Steve手腕。这令他浑身颤立。“我只是想给你一些提醒,在我们再次亲吻前,我想告诉你这改变不了任何事。总有一天,我们都得成家。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有各自的妻子。”

 

“那就等那一天来了再去考虑。”Steve手指探进Bucky发间,轻轻拉拽,显得急切。“现在你能停下抱怨然后到我怀里来吗?”

 

Bucky叹息,好像在牺牲自己,好像Steve是个大麻烦。但他微笑着,明媚耀眼。“总是这么强势,但如果你坚持的话------”

 

Steve再次亲吻他,推来拉去的直到Bucky躺在他最满意的位置,就像多年来他渴望的那样。仰躺着,Steve趴在Bucky胸口,挤在他腿间。他手掌下,Bucky的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而Steve从未感到如此幸福。Bucky尝起来和从前一样,但是亲吻他的感觉变得更棒。

 

一切太棒了,Steve甚至觉得Bucky口中的那一天将永不会到来。



***

感谢催更的小天使,懒惰如我,需要你们的小皮鞭~


 
评论(4)
热度(67)
 
回到顶部